来自 基金 2019-06-08 08:52 的文章

运营商提速降费红利式微 5G产业链吸金强势拟分化

5G商用牌照的下发拉开了国内新一代通信技术投入商业化运营的序幕,但引发全面提速和建设5G高潮的窗口期或仍未来到。放眼整个5G产业链,由于中游运营商持续推进“提速降费”计划,资本支出的压力已经较大,市场人士表示,促成产业资本强势对接产业发展的调整期或持续3到5年时间,在此期间,类似像基站建设类的技术性研发投入或不是投资人关注的焦点,更愿意在周边设备、物联网、智能安防等细分领域扎堆,以期待可能的高估值回报,而当前通信行业发展整体疲软或是投资人谨慎观望的原因之一。

运营商承压波及下游

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四家单位发放了5G商用牌照,这比此前市场预期的10月份发牌时间提前了近100天。虽然技术即将带动产业变革,但在此之前,行业似乎仍要穿越“阵痛期”。

当前正值国内运营商响应国家号召“提速降费”的关键期,国资委公布的详细数据显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三大国内运营商在2018年提前超额完成提速降费专项任务,全年累计让利超1200亿元。

不过这也加大了运营商的运营压力,特别是在加大5G产业投资时。今年3月,三大运营商先后发布了2019年的资本开支计划,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其中,中国移动的5G支出将不超过172亿元,中国电信的5G支出预算为90亿元,中国联通的5G支出为60-80亿元,三家运营商合计不超过342亿元。

与此同时,三大运营商的营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从三大电信运营商近期公布的2019年Q1财报来看,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营收分别较2018年Q1同期分别下滑0.3%、2.39%、0.5%,虽然下滑程度并不大,但是三者营收同时下滑的现象实属罕见。

对此,电信分析师付亮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运营商作为衔接下游应用的中间一环,需要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加大普及力度,“不过降费会使得他们在基站建设和网络升级服务方面的投入预算进一步减少,预计至少需要3到5年的时间去过渡。”

事实上,由于此前运营商对C端客户相对倚重,而在4G时代,各家均加大软硬件的投入,但4G的运营周期实际上在国内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时下又要马不停蹄地适应5G制式要求,对运营商而言确实压力不小。有业内人士表示,基站建设的投入很大,且5G要想获得更佳体验,基站覆盖的密度也比4G时代要高,很多偏远地带也需要安装。

在当前的5G产业格局中,上游产业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包括相关的光器件、天线、滤波器等研制输出;中游则是由通讯设备服务商构成,除了像华为、中兴这样的设备服务商以外,还包括本次获得牌照的三大运营商;在这之后则是下游应用场景,包括泛内容多媒体、智慧城市和自动驾驶等。

付亮指出,随着提速降费的升级,三大运营商亦会向下游传递压力,在增收困难的情况下必定狠压成本,大幅削减开支,特别是三大运营商的通信服务项目将深受影响。“如果运营商网络还没有部署完善,即使发放了牌照,消费者体验不好,也不利于5G产业的发展。”付亮说。

行业疲软考验投资人信心

有分析指出,5G打开的是10万亿市场的空间,但这仅为预期,以目前的产业链生态来看,上中下游产业形成高毛利上下浸润的格局为时尚早,这一点从当下的通信行业发展实际便能感知,且各路资本跟进的信心莫衷一是。

由于目前处于4G建设末期、5G建设初期的迭代空档期,Wind统计的105家行业成分公司(已上市企业)成长性分散严重,整体表现疲软。其中,实现归母净利润正增长的公司占比约45%,共有47家,其中增速超过100%的公司有9家。此外,在4G技术趋向成熟、建设需求逐渐消退的大背景下,行业共有55家公司处于归母净利润负增长或亏损状态,其中负增长公司数为41家,亏损公司数为17家。

“行业超过半数公司归母净利润负增长或亏损,体现了依靠技术迭代从而改善行业盈利的内需迫切。”有券商分析师坦言,基于在当前5G空档期的客观背景之下,认为随着后市5G放量建设期如果到来,行业规模才会在现有基础上进入新一轮成长期。

不过,现实的情况是,目前很多企业仍面临着现金流短缺的尴尬,对扩展融资渠道的需求十分迫切。据统计,2018年有10家公司商誉及无形资产已经在所有者权益中占比超过50%,占到行业公司总数的9.5%。付亮称,本身通信行业的技术投入就大,技术尚不成熟的项目很难争取到产业资本关注。这也倒逼初创企业寻求上市公司的并购合作,推高了企业商誉的同时,也加大了各自在基础科研实际转化中的运维成本,有些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