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金融 2019-04-23 21:00 的文章

经济数据稳中有进、“猪周期”提前 货币政策存边际收紧可能

4月2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指出,要强化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减税降费要尽快落实到位,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变化及时预调微调,加大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

关于“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的表述,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一季度例会以及今年的政府报告中都有所提及。与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8年第四季度例会相比,2019年一季度例会重提“总闸门”,而“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调整为“保持战略定力,坚持逆周期调节”。

结合2019年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和金融数据来看,货币政策是否发生了变化?未来降准的概率如何?

图片来源:摄图网

降准降息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季度经济数据显示,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1343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4%,与上年四季度相比持平,比上年同期和全年分别回落0.4和0.2个百分点。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8769亿元,同比增长2.7%;第二产业增加值82346亿元,增长6.1%;第三产业增加值122317亿元,增长7.0%。国家统计局表示,“总的来看,一季度国民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延续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积极因素逐渐增多,为全年经济稳定健康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6%,狭义货币(M1)同比增长4.6%;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08.41万亿元,同比增长10.7%。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5.81万亿元,同比多增9526亿元;外币贷款增加461亿美元,同比多增137亿美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8.1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34万亿元。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短期来看,降准降息的概率是有所下降的,主要是因为一季度经济运行的情况比较良好。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能够在政策稳定下,使第二季度继续延续一季度的良好态势,经济继续保持平稳健康运行。降准降息可能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但是,央行仍然会加大公开市场操作,来保持流动性的稳定和市场利率的平稳。”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滢分析,未来降准仍有空间。一方面,中国经济真正企稳尚需时日,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还是较为突出,需要货币政策进一步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她认为,今年降息的可能性较小,主要考虑到降息是影响范围大、作用力强的货币政策工具,通过降息进一步释放流动性很难控制资金的具体流向,而通胀压力上行、对资金再度流入楼市的担忧等因素均决定了货币政策不能“大水漫灌”。当前更需要的是结构性货币政策的支持,具体而言,定向降准或结构性降准将是更适宜的选项,更能发挥缓解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效果。

图片来源:摄图网

货币政策有边际收紧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在4月19日的会议指出,“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适度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宏观政策要立足于推动高质量发展,更加注重质的提升,更加注重激发市场活力,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

何为松紧适度?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今年“两会”上表示:“今年的松紧适度,就是要把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这就是个松紧适度的概念。”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此次政治局会议强调货币政策松紧适度,在3月金融与经济数据超出预期、债务担忧加大的背景下,更加意味着货币政策不会放松,甚至从防风险的角度来看,有边际收紧的可能。

事实上,近期关于“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一说法被多次提及。今年的政府报告中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以更好满足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的需要。”

而2019年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一季度例会重提“总闸门”,从2018年四季度例会的“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调整为“保持战略定力,坚持逆周期调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由2018年的“保持广义货币M2、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改为了“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