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金融 2019-06-08 19:16 的文章

违纪违法所得3000余万!富滇银行原副行长孔彩梅的“双面人生”:白天当银行行长私设“小金库”,晚上“变身”钱庄庄主发放

白天当银行行长,私设“小金库”,把银行当自家账房,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晚上“变身”钱庄庄主,把筹来的资金进行高息借贷;安排侄子代持房产、代持非上市公司股份、代管矿山,操办各种见不得光的事……

去年9月,云南省富滇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孔彩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今年6月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一则违纪违法案剖析,揭开了富滇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孔彩梅的“霸道”人生。孔彩梅涉嫌贪污、受贿、高利转贷、骗取贷款等多项违法犯罪行为,违纪违法所得共计3180余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富滇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该行营业收入为51.14亿元,同比增长9.47%;净利润为1.06亿元,同比下降90.61%;不良贷款率高达4.25%,呈连续增长趋势。

私设“小金库”,非法占有300余万

公告显示,富滇银行作为金融企业,专门设有“营销费用”会计科目,初衷是为了更好地拓展业务,但孔彩梅却把这个科目变成了她的“提款机”。通过虚列开支套取营销费用以及截留员工部分绩效工资的方式,形成由其控制的“小金库”,其中孔彩梅个人非法占有300余万元。

孔彩梅以乔迁新居“压彩头”为由,安排下属从“小金库”中提取66万元现金交由其使用;购买家具、珠宝、衣物服饰、家庭生活用品都从“小金库”中开支;甚至其女儿上大学的住房租金、生活费用、往返学校以及旅游的机票,孔彩梅都从中支取……这俨然成了孔彩梅的“私人钱包”。

为获取更多的金钱和利益,她把主意打到了自己手中的权力上。

2013年,昆明某房地产公司准备在富滇银行申请贷款,孔彩梅见该公司法人代表李某戴一块昂贵的翡翠挂件,以试戴为名索要,李某顺水推舟就将翡翠挂在了孔彩梅脖子上,该公司高达6亿元的贷款顺利得到审批。

2013年初,孔彩梅看上了两套小叶紫檀家具,就打电话通知正在找她审批贷款的云南某拆迁公司法人代表康某某,康某某心领神会,安排公司财务支付了家具款项,康某某向富滇银行申请的贷款自然也顺利通过了审批。

拿着上百万的年薪,孔彩梅却不知足,整天琢磨怎样钱生钱、利滚利。在审批贷款过程中,孔彩梅了解到多位私营企业主资金短缺,于是滋生了放高利贷的念头。

孔彩梅把自己筹来的资金进行高息借贷,“白天当银行行长,晚上作钱庄庄主”。富滇银行巨额损失,孔彩梅反而牟得上千万元的利益。

“党和国家给我的荣誉已经够多了,待遇也够丰厚了,我就是钱迷心窍,才会走到这一步。”在接受审查调查后,孔彩梅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然而,这样的忏悔和醒悟来得太迟。

单位员工成家里钟点工

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里,说一不二,无论在家庭还是在单位,她都很强势。单位员工成了她家的钟点工,打扫卫生、铺床叠被、洗碗做饭、扫扫抹抹。

由于孔彩梅的强势,其丈夫杨崇华与其貌合神离,两人在家除了金钱利益,没有其他共同语言。

孔彩梅夫妇要买一辆价值百万的车辆供家庭使用,孔彩梅全额付款后又认为应该由杨崇华出这笔钱。杨崇华伸出了索贿的手,向私营企业主王某索贿100万元。

2018年10月,根据云南省纪委监委移送线索,昆明农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杨崇华因涉嫌违纪违法,接受昆明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孔彩梅的侄子王某技校毕业后,孔彩梅不仅掩盖其多项违纪违法行为,还安排王某代持房产、代持非上市公司股份、代管矿山……王某则为其“鞍前马后”,操办各种见不得光的事。王某这双违法乱纪的“白手套”,最终也把自己“套牢”。

夜路走多了,总会对“平安”一事心怀忐忑。为了求得内心平静,孔彩梅开始对求签问道深信不疑。此外,为求生活如意、消灾避难,孔彩梅严格依照风水先生的指点,在家里悬挂符咒,在办公室设置了佛龛、悬挂符咒,就连鱼缸里鱼的颜色及条数都按大师的“点拨”布局。孔彩梅还用公款非法印制宗教书籍,在富滇银行干部职工中造成了恶劣影响。甚至,自己抽不开身,又不愿错过“良辰吉时”,居然安排员工轮班到道观代替自己跪拜、做法事。

心中无戒,心无敬畏,不爱学习,掉进钱眼里的孔彩梅渐渐发展到无知无畏。

富滇银行不良贷款率持续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