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金融 2019-07-11 23:41 的文章

有人专门趁你变道时开车撞上来上海股市?注意!别被“变道追尾式骗保”套路了

开车难免有追尾刮蹭事情发生,但同一辆车陆续发生多起交通事故,而且事故过程如出一辙——驾驶轿车直行时撞上前方变道车。蹊跷的连环事故引起保险公司警觉,从而牵出多起变道追尾骗保案。

近期,石家庄市裕华法院就审理了一个这样的案件:司机杨某本身只是想要变道却遭遇了后来车辆的追尾,但由于双方剐蹭不严重,杨某想要双方自己沟通协调,没想到对方司机刘某却不同意。杨某便回到车上与保险公司联系处理情况,经保险公司鉴定,此次事故杨某负全责,双方由保险公司各自理赔。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交通事故理赔,没想到保险公司在核查时却发现,刘某的车有多次理赔记录,且均是从后方撞上前方变道的车,而且几乎全是对方车辆的全责,刘某进而向事故责任方驾驶员索取钱财或向保险公司索赔。经查,这一系列看似简单的交通事故,果然是刘某精心策划、自导自演的“碰瓷”骗局。

发现上当的保险公司将刘某告上法庭,本以为能借此小发一笔横财的刘某遭到了法律的审判。看到这里,很多人会觉得这不过是一个个案,没准是刘某突发奇想、临时起意呢。但是搜集了多方资料和数据的记者却发现,利用车险骗保的行为不在少数,甚至有的是团伙作案,但是保险公司真的就这么好骗吗?恐怕也不一定!

碰瓷骗保屡见不鲜

随着国内保险行业的不断发展,商业保险几乎成为汽车的“标配”,但是骗保行为也不断涌现,碰瓷骗保成为了其中较为常见的一种手段。

他们的作案手法通常是借助于弯道或者路口作案,例如选择交通标线清晰的路口,或是监控探头较多的路口,趁前方车辆变道时,采取不减速避让或加速行驶的方法,故意碰擦前方车辆,制造交通事故。交警到场调查处理事故时,故意隐瞒真相,待事故责任认定后再向事故责任方驾驶员索取钱财或向保险公司索赔。

针对上诉案件,也许你要问,出了事故,保险公司定损,给刘某的钱是来修车的,那么刘某是怎么赚钱的?因为保险公司定损,是按照4S店的标准来定的,而刘某根本不去4S店修车,而是去修车铺,或自己买来旧的部件简单维修,然后还是让修车铺开足额的发票,余下大部分理赔金就不劳而获了。通过这种方式,刘某先后制造对方负全部责任的交通事故6起,从中非法获得理赔金共计35390元。

其实,在实际骗保中,由于车辆剐蹭后的修理成本不同,因此为了获得更多的保费,他们通常会利用豪车去碰瓷。据了解,山东潍坊青州警方就破获了一起利用高档二手轿车进行碰瓷,并且骗取巨额赔款的特大诈骗案件。嫌疑人出资购买二手豪车,通过制造单方事故,以及利用各种追尾事故骗取保费。

骗保已入“刑法”

实际上,利用车辆骗保已经触犯了法律的底线。不同于普通的民事案件,骗保被列入了刑法。这也意味着骗保者的骗保行为一旦被识破,不仅得不到理赔保险金,还将付出代价。

“达到一定金额可以提起刑事立案,金额较大将负刑事责任。”众安保险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立案的话也要看经侦是否同意。

保险诈骗罪(《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造成财产损失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等行为,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在上述裕华法院审理的案件中,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刘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手段,多次骗取对方保险赔偿金,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已赔偿保险公司的损失并取得谅解;庭审中被告人刘某也自愿认罪,均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最终,判决被告人刘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这还是从轻处罚,作案次数多、骗取金额大的情况下,惩罚力度更大。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检察院曾经审理了一起保险诈骗案。被告人宗马山、焦二喜、白成强等人利用投保车辆故意制造交通事故,进行保险诈骗,骗取保险金。

针对这些行为,法院不仅责令被告人按参与的犯罪数额退赔保险公司,还分别对其判处了不同期限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被告人宗马山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15万元。

全国车险反欺诈信息系统已上线

除却法律手段,作为承保方,保险公司也采取多种手段防范骗保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