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金融 2019-11-09 11:54 的文章

每经专访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熔断机制是什么意思主管洪灏:2020年,底部的抬升是一个较大概率事件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11月8日上午,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9第八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在成都开幕。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在题为《周期之末》的演讲中分享了他所观察到的经济周期运行规律:每一个经济短周期大约是3~3.5年,而每2~3个3.5年的周期,也就是7~11年,形成一个中周期。

这位擅于用数据对宏观经济和市场作出精准预测的“中国最精准的策略师”,在这轮周期之末,看到了另一个周期的开始。而在此前,他曾准确预测了2013年流动性紧张之后市场的下跌和反弹、2014年中至2016年中中国股市泡沫的始末。

继《2018年展望:无限风光》《2019年展望:峰回路转》的宏观策略报告之后,市场很快将迎来洪灏对于2020年的最新展望。演讲结束后,洪灏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的专访时表达了对于明年市场的信心。“2018年12月份和2019年1月份阶段的2450点基本上是一个非常坚固的市场底部,运行到2020年的时候,底部的抬升是一个比较大概率的事件。”

同时他也在专访中提醒,尽管2019年中国经济短周期开始回暖后正处于一个继续修复的阶段,但需注意,实体经济对它的反映很可能是滞后的。而据他观察,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现在市场已经开始出现分化,无论在哪个行业,都能看到行业整合、集中度增加的现象,这样的“龙头效应”很可能会越来越明显。

“2020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很有可能放缓”

NBD:您经常提到,宏观经济和股票市场的运行都存在周期轮回。如果确实这样,我们知道了周期长度,也就能够预测未来了。对于经济和市场周期,您能否展开来谈谈?

洪灏:在展开来讲之前,我们要注意,周期它不是闹钟。中国的短周期3年左右,欧美短周期3.5年左右,我不会太纠结这半年的差距,因为我觉得3和3.5年长度基本上是一致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周期运行的时候,你会看到,大量的宏观变量是同时有规律地向同一个方向运行。周期的运行导致了这些宏观变量同时地、有规律地波动,只是它们的发生有先后,比如说,货币增量的波动先于投资的波动,投资的波动先于增长的波动,再到收益的波动等等,它们之间有一个先后的顺序。但是,当把时间差取消了之后,就是把这个领先和滞后的关系捋清楚了之后,它们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周期波动的线条。

所以我觉得,在做投资的时候,有句最危险的话是“这次不一样”,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表现的形式可能不同。

NBD:从2017年起,您对中国经济周期的研究逐步形成较为系统的论述,这也受到众多投资者持续关注。您能否进一步谈一谈,中国的经济和市场存在怎样的周期?

洪灏:在中国,周期的运行在历史上主要还是受到房地产周期的启动以及消退影响,现在房地产行业仍然是中国最重要的行业之一,但这个重要性在降低,因为我们中国开始进入一个消费的社会了。

中国的周期大概为3年。2017年11月份展望2018年的时候,我们的标题叫做《无限风光》,其实后面还有一个隐藏的括号——(在险峰)。我们在2018年11月的第二个星期展望2019年的时候,用的标题是《峰回路转》。然后可以看到,2018年,是一个触顶然后快速回落的一年;2019年,是在经历了2018年的洗礼之后开始转暖的一年。

所以,今年尽管大家都很悲观,因为大家还是比较关注制造业的数据,但其实从其他方面看中国经济现状,身边的人也好,自己也好,消费习惯并没有发生改变,甚至2019年由于税收制度的改革,让很多人在年初的时候可支配收入是增加的。这就是我们在2019年所看到的表现形式不太一样的周期。

今年我们看到,房地产投资还是比较好的,大概在双位数以上的增长。但是从包括制造业的投资和基建的投资在内的其他的投资看,都受到一些因素影响,表现不强。所以,2019年来看,房地产投资增速到了2020年很有可能就会放缓,这样的话会看到我们的经济在投资的方面可能会比2019年要弱,但是其他的方面,比如外贸、消费等等反而有可能比2019年强。

“龙头效应很可能会越来越明显”

NBD:那么按照周期理论,现在中国经济和股票市场是处于中周期的什么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