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证券 2019-05-14 16:54 的文章

三线品牌站在悬崖边: 力帆、银翔如何破局?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隔着嘉陵江,在新地标洪崖洞的对岸,是重庆的CBD。重庆力帆中心坐落在此,周围耸立着各家银行大楼、商业大厦和购物中心,这是这座城市最为繁华的地段。

繁华中也有落寞。5月5日-6日,30多家力帆汽车经销商聚集在重庆力帆中心门口,向力帆方面施压,希望得到补偿并退出经销商网络。5月9日,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力帆中心,经销商们已经离开,周围的上班族行色匆匆,回归了往日的喧嚣。

距离力帆中心50多公里,重庆主城区往北驱车行驶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了位于合川区的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作为汽车工厂的所在地,这里本该喧嚣,但却出奇的安静。工厂已经停工许久,厂区的空地上堆满了生了锈的废弃生产工具,停车场堆放着上百辆积满了灰尘的幻速汽车。

银翔和力帆一样,遭遇了三线自主品牌类似的境遇。

力帆造车的困境

在一封经销商致重庆力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信件中,经销商详述了维权的主要原因。经销商在信中称,产品质量低下,迈威、轩朗车型发动机、变速箱、电路返修率奇高。力帆以各种借口拖延建店验收和拖欠支付建店补偿,侵害经销商权益等。

除了经销商维权之外,从去年开始,就陆续有供应商向力帆追讨货款的消息传出。当时,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股份”,601777.SH)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与供应商合作关系稳定良好,除了个别供应商有质量纠纷外,没有供应商追讨货款的情况。

此外,力帆股份近两年也开始频繁进行股权解押和质押,来实现进一步续贷。翻看力帆股份的财报,其目前的财务状况不容乐观。2018年,力帆股份的营业收入约110.13亿元,同比下降12.6%;净利润为2.53亿,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高达21.5亿。今年一季度,力帆股份营业收入约22.47亿元,同比降低31.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9720.48万元,同比下滑257.56%。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力帆曾在去年两次变卖资产。力帆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并在去年12月将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人民币6.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车和家。

对力帆汽车而言,出售资产能够 “止血”,但并不能让其在短期内形成“造血”能力。对于资金需求极大的汽车行业来说,这些资金只不过是“饮鸩止渴”。

力帆股份在其官网上如此介绍:中国第一家上市A股的民营乘用车生产企业,重庆汽摩行业出口第一名。的确,力帆汽车也曾有过辉煌的高光时刻,并且对于行业的发展有一定远见,敢于尝试新技术。无论是海外市场还是新能源汽车,力帆汽车都很早就已起步,但却没能取得成功。最近,力帆汽车又将目标放在了氢燃料电池汽车上,这一策略同样风险重重。“公司的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尚处于合作开发初期,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成功的风险,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及预期,导致产品无法进入国家氢能乘用车公示目录的风险。”力帆股份在财报中称。

有业内人士认为,氢燃料电池商业化落地还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并且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如此早便展开布局,投资能否取得收入的风险很大。而对于目前资金状况并不乐观的力帆来说,只会加大经营的负担。

对于力帆发展氢燃料电池车,外界也有诸多质疑。而现在氢燃料电池汽车是行业风口,政府有着极高的热情和支持力度。此前,力帆曾经卷入过电动车骗补风波,这也让外界对于力帆介入氢燃料电池领域的技术水平和实际落地情况有所疑虑。

“黑马”幻速的幻灭

与力帆相比,北汽银翔更加凄凉。

从北碚区驶入合川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立在马路中央的大型招牌——“合川天顶汽车城”,沿着长约十几公里的银翔大道,有北汽幻速和比速汽车两个大型的汽车工厂、银翔摩托车厂、银翔大楼,以及与汽车配套的发动机、机械及其他零部件配件厂。附近的盛世华庭、盛世庭园等楼盘人气也很旺,部分楼盘还在建设,旁边还在建中学和小学。这像是一片因为汽车而打造的“小镇”,远离城市,两边是高山、农田与村野人家,居中而建的是银翔城。

但高楼还没立起,汽车厂房已经衰败。5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北汽银翔有限公司的工厂发现,在四大工艺车间外的空地上,围绕着整个工厂的围栏,堆满了废弃的生锈的生产设备,在厂房外的空地上,摆放着上百辆积满了灰尘的幻速汽车。